大发邀请码

                                                    来源:大发邀请码
                                                    发稿时间:2020-08-09 17:38:07

                                                    特朗普想打压TikTok和打压华为的逻辑并不完全一样。打压华为是因为居然有中国公司技术比美国先进,影响“美国第一”的文化正当性。打压TikTok则纯粹是报私仇,因为几周前特朗普竞选季开始时,第一场在途尔萨的大型集会被一众通过TikTok联络的韩粉给搅了局。他们纷纷注册造成准备参加的假象,却不去现场,造成现场大量空座,搞得特朗普这个很要面子的人十分难堪。他花不起打压韩国的政治资本,遂想要弄死TikTok这个中国控制的公司。而听说特朗普要搞TikTok,纳瓦罗便趁火打劫,说把微信也一起搞了吧,听说它很厉害。

                                                    CFIUS已针对字节跳动公司收购TikTok启动审查。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公司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usical.ly,并于一年后与TikTok合并了用户账户。2019年11月,美CFIUS围绕TikTok的数据隐私和传输政策发起了一项评估,该项政策估计影响约2650万美国活跃用户。

                                                    我们的结论是:美国的法律很可能并不支持全面简单“封禁” TikTok,但政府拥有大把的手段来对这一免费社交软件制造“麻烦”,可以利用其出口管制、制裁法律和其它国家安全规定以限制TikTok并孤立字节跳动公司。

                                                    而在美国人看来,2016年大选中俄罗斯可以影响选举助特朗普上台,这让两党各自都十分焦虑。到了今年,这样的焦虑有增无减:民主党人觉得中国公司会帮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给中国留出了大片的国际战略空间;共和党人则觉得中国公司肯定会帮助拜登,因为拜登可能会结束贸易战,至少让双边关系冷却至奥巴马时期的状态。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特朗普政府热衷于对中国公司使用“实体清单”,如果供应商和其它业务伙伴因担心与“实体清单”上的实体进行交易也可能会招致美国的不必要审查而望而却步,那么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实体往往会遭受很大的损失。

                                                    特朗普宣布封禁Tik Tok后,美国网民的反应。

                                                    人们不会忽略,就在所谓制裁名单公布之前,美国驻港总领事还与公民党的乱港头目进行了秘密会晤。自修例风波以来,这种内外勾结、互为策应的戏码并不新鲜,也恰恰证明了实施国安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可笑的是,美方在“世界警察”的角色扮演里着了迷,香港个别人也在“权力的游戏”中上了瘾,沉浸在注定破灭的政治幻象里不能自拔。黎智英公开表示,他乐见香港成为“大象相争下遭殃的草地”,言下之意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即使毁掉香港也在所不惜。可见,不管是“洋大人”,还是“卖国贼”,他们在乎的从来都不是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民的福祉安危,为了私利随时可以牺牲香港。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日前,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多位中国政府涉港工作机构负责人和香港特区政府官员实施所谓制裁。这是近期美方继炮制“香港自治法案”之后,对香港事务的又一次粗暴干预。一再罔顾客观事实、动辄挥舞制裁大棒,美方蛮横霸道的虚伪面孔彻底暴露,破坏“一国两制”、遏制中国发展的险恶用心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