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盈PK10

                                                  来源:百盈PK10
                                                  发稿时间:2020-08-12 08:43:40

                                                  “中美关系在发展中出现一些紧张不可避免,因为中国正在快速发展,而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美国认为其正遭受经济衰退和过度扩张的制约。”霍伊维尔提到,中国目前在国内外都彰显了日益增长的实力和信心。与此同时,美国在国外陷入无休止的冲突、承受着国际防务承诺和基础设施老化的压力,且国家能力也在削弱。不过霍伊维尔认为,在美国的反华外交政策上,最令人忧虑的不是美方的过时言论或是对中国威胁的夸大,而是两党外交政策团队推动新冷战论调的所谓必胜心态。他们自认为中国“可以被征服”,但事实上这是一种错误的假设。

                                                  香港马鞍山,李伯因谴责黑衣蒙面人破坏港铁设施,被纵火焚烧

                                                  刘兆佳:在香港有两个词语要搞清楚,一个是“爱国者”,一个是“建制派”。以前以至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将这两个词混在一起,认为爱国者治港就等于是建制派治港。以前特区政府也经常说爱国者治港,但说着说着,现在很少人说爱国者,而是说建制派,仿佛建制派等于爱国者。这肯定不是的。

                                                  譬如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民主,一个法治。

                                                  第一,过去一两年来立法会议事规则已经修改了很多,让反对派很难继续在立法会上“拉布”。

                                                  观察者网:在采访之前拜读了您的《香港人的政治心态》一书,这书集合了您上世纪末的部分论文研究。您在书里提到一句,“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我有一疑问,怎么理解“流于表面”这表述?

                                                  国安法其实也可以在一些情况下出手的,国安法要确保“一国两制”全面实施,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要压缩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面对这些情况,除了国安法外,中央肯定有很多权力可以运用,只是反对派也不清楚会有哪些招数而已。

                                                  “美国政客作出的假设是美国盟友乐于跟随美国领导,但这严重低估了中国与全球各国存在的经济联系。在进一步陷入国内外的新一轮冷战前,美国需要紧急评估它的走向。”霍伊维尔解释道,美国安全首先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灾难性的气候变化,而只有与中国合作,才能有意义地解决这个问题。同样,如果从全局来考虑全球大流行病,就会发现这场灾难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和保持警惕。8月10日早,“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七人因涉嫌勾结外国势力,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捕;晚间,前“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成员周庭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中的“煽惑分裂”罪,同被警方带走。

                                                  再谈民主观。香港的民主实际上同样讲究实用。如果单纯看民主本身的价值,民主本身是不是有潜在的、独特的、本质性的特点,很多香港人是不明白的、亦不太理会。民主制度对他们来说主要是看它是否有用。民主制度会不会带来其他好处,会不会带来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繁荣稳定,诸如此类。如果带不来这些,香港人不会要它的,它本身也不是好到任何情况下都一定要保住。

                                                  也因此到了牵涉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时候,当国家安全真真正正受到严重威胁时候,我一向认为中央一定要自己出手,不能完全依靠香港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政权利益的工作。